购买域名请添加QQ79168389 邮箱 email:li198773@sina.com

http://www.killitwithelias.com

当前位置: reception-lapentedou > 国内 > 学会用唯物辩证法分析问题 学会用唯物辩证法分析问题

学会用唯物辩证法分析问题

时间:2020-07-24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唯物辩证法是我们观察世界、判断形势、认识问题的基本方法。1941年至1944年期间,为了彻底清算过去的错误路线,进一步提高党的干部的思想政治水平,中央政治局多次组织党内高级领导干部对党的重大历史问题展开讨论。这场讨论历时4年之久,覆盖党中央领导机关和高级干部,为1945年党的七大的顺利召开做了重要的

唯物辩证法是我们观察世界、判断形势、认识问题的基本方法。1941年至1944年期间,为了彻底清算过去的错误路线,进一步提高党的干部的思想政治水平,中央政治局多次组织党内高级领导干部对党的重大历史问题展开讨论。这场讨论历时4年之久,覆盖党中央领导机关和高级干部,为1945年党的七大的顺利召开做了重要的思想准备。《学习和时局》是毛泽东于1944年4月12日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和5月20日在中央党校第一部关于党的历史讨论时所作的讲演。今天,我们重温这篇重要著作,学习领悟其中蕴含的辩证法思想,对于党员领导干部坚持用辩证法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

科学认识党内矛盾和斗争。毛泽东在《学习和时局》中指出:“我党历史上,曾经有过反对陈独秀错误路线和李立三错误路线的大斗争,这些斗争是完全应该的。”毛泽东的这一观点实际上是延续了《矛盾论》的基本认识,“一切事物中包含的矛盾方面的相互依赖和相互斗争,决定一切事物的生命,推动一切事物的发展。没有什么事物是不包含矛盾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矛盾具有普遍性和客观性。矛盾的普遍性意味着矛盾不仅存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之中,还存在于人们的思维领域。我们党就是在矛盾运动中产生、发展和前进的,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在某种程度上就会受到削弱。在实践中,正确思想与错误思想、先进思想与落后思想的矛盾是经常发生的,也是不可避免的。科学认识党内矛盾和斗争问题,是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的重要前提。不承认这种矛盾或者回避这种矛盾,都不利于党的团结和统一。

正确处理党内矛盾和斗争。毛泽东认为,虽然这些斗争是合理的,但是在斗争方法上却存在着明显的缺点:其一,没有使干部彻底弄清思想;其二,没能团结更多的人共同工作。毛泽东指出:“应着重于当时环境的分析,当时错误的内容,当时错误的社会根源、历史根源和思想根源,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同时,“对于人的处理问题取慎重态度,既不含糊敷衍,又不损害同志,这是我们的党兴旺发达的标志之一”。面对党内存在的矛盾与斗争,既要彻底了解我们党的历史经验,避免重犯错误,又要团结一切同志,共同工作,运用“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长期以来,“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已经成为我们党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唯一途径,也是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项基本原则。

“对于任何问题应取分析态度,不要否定一切”

对党的历史应采取分析态度。1931年1月至1935年1月期间,“左”倾冒险主义在党内实行了长期的统治,使中国革命遭受到严重挫折。毛泽东提出要用分析的态度看待这一问题,既要看到那个时期中央领导机关在政治策略、军事策略、干部策略的错误,又要看到这些同志在反对国民党、主张土地革命和红军斗争等基本问题上是和大家一致的。对于党的六大所确定的路线,也不能一味否定:一方面,它在主要方面和路线上是正确的,“确定了现时革命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性质,确定了当时形势是处在两个革命高潮之间,批判了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发布了十大纲领等”;另一方面,它也是有缺点的,“没有指出中国革命的极大的长期性和农村根据地在中国革命中的极大的重要性”。1945年4月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能够以科学的态度去评判历史,就是根据毛泽东“不要否定一切”的要求作出的。

对具体工作应采取分析态度。“我们许多同志缺乏分析的头脑,对于复杂事物,不愿作反复深入的分析研究,而爱作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的简单结论。”毛泽东主张对于任何问题都要采取科学的、分析的态度,既不要绝对肯定也不要绝对否定。客观地、科学地分析问题,不是凭主观臆想而是建立在对客观情况的具体调查了解的基础之上。可以看出,毛泽东的辩证法思想始终贯穿着实事求是的理念。陈毅读完《学习和时局》后深刻剖析自己:“我个人说来多年含茹于经验主义的原野之上,今后多从打开脑筋重新认识自己去着手,由己及人,变更过去及人而不由己的办法。”当工作已经取得成绩、处于进步状态的时候,要善于发现工作中的不足之处;当事业不断取得胜利、正在上升发展的时候,要能够发现面对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以争取新的胜利。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停滞不前的理由,否则,争取新的胜利将成为不可能。

学会“放下包袱”和“开动机器”

1944年正值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时期,为了争取新的胜利,毛泽东提倡党的干部要去掉盲目性,增强自觉性,学会“放下包袱”和“开动机器”。

“放下包袱”,即解除我们的精神负担。“有许多的东西,只要我们对它们陷入盲目性,缺乏自觉性,就可能成为我们的包袱,成为我们的负担。”什么东西会成为我们的包袱和负担呢?毛泽东深刻揭示了种种行为表现,比如,犯过错误的、工作无成绩的、斗争历史短的,都可以使人悲观丧气;相反,未犯过错误的、工作有成绩的、斗争历史长的,都可以使人趾高气扬。当时,一些同志对即将取得的胜利表现得过于乐观,甚至出现了骄傲自满的心态。毛泽东认为这种心态是极其错误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因骄傲而导致革命力量遭受巨大损失的教训,并警告全党“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毛泽东号召人们放下自己背上的包袱,使自己的精神获得解放。

“开动机器”,即善于用脑筋思考问题。“心之官则思”,毛泽东说,“脑筋这个机器的作用,是专门思想的”。他把不善于思索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包袱的”,因为背上了包袱,所以不肯使用脑筋;另一种是“没有包袱的”,因为不愿意多想问题,结果也一事无成。毛泽东指出:“要去掉我们党内浓厚的盲目性,必须提倡思索,学会分析事物的方法,养成分析的习惯。”这就要求不仅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实际相结合,还要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与具体的时间、地点、条件相结合,反对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善于思索、敢想敢干、多想苦想。1978年,邓小平在谈到用先进技术和管理方法改造企业时就强调要学习毛泽东开动机器的方法,他说,“大大小小的干部都要开动机器,不要当懒汉,头脑僵化”。在毛泽东看来,解除精神负担和善于运用思想器官,二者同等重要,缺一不可。既能放下包袱,又懂得开动机器,那便“既是轻装,又会思索,那我们就会胜利”。放下包袱是前提,包袱没有放下就去开动机器,必然会束手束脚、僵化禁锢;若只是放下了包袱,却迟迟不能开动机器,必然会走向弯路、走向歧路。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唯物辩证法的学习和运用。2013年,他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坚持全面、历史、辩证看干部,注重一贯表现和全部工作。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2015年,他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上指出:“要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方法,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提高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事业愈是向纵深发展,社会利益关系愈是复杂多变,就愈加迫切需要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新胜利。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